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校园情色 > 正文

女友日记本-周末浪漫

作者:admin人气:638来源:

  恋爱最甜蜜的时段就是刚开始的新鲜期了,那时候我精力充沛到自己现在羡慕的死的地步。
  偷阅女友日记时,在那段时间的记录,也都是把我奉为坏人一列。
  想也是,第一次约女友出校,就把女友诳到了网吧去包夜——当时还没想到去宾馆,其实我都是很纯的——我还记得那天特意只穿上一条牛仔短裤,连内裤都未穿上就是为了方便猥亵女友。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到了网吧内,我失落地发现包厢已经满了,只好坐到那种格子间沙发座,一间两张沙发背对着,四个位置,用磨砂玻璃围住一圈的那种.
  我当时只顾着自己的计划,完全没有去观察女友的想法。
  直到现在才发现,其实当时女友也是半紧张半期待的,色色的事情自交往以来就没有少做过,这次两人夜游又怎么会少呢?不过女友并未想过献身的事,据她自己记录的想法,只是因为中意我,愿意让我占便宜罢了,以及自己也有些怪怪的感觉。
  正因如此,在那样的环境下我抱着铁定被拒绝的心态去问女友能不能脱下内衣——虽然过分的事情做不了,上下其手还是不可少的——女友居然会脸红着点头。
  这对于那时的我来说真是意外惊喜。
  我一直以为胸罩只能从后面解,但是解开了扣子却脱不下来。
  女友头一次用笨字来形容我,然后自己解开了肩带扣子,将一双椒乳的掌控权完全交给了我。
  之后我便更加得寸进尺,隔着衣服摸够了,又伸进衣服里捏弄,手上舒服了,又要女友掀起衣服来让我咬一咬,还抓住女友的手让她拉开我裤子拉链伸进去抚摸我的小兄弟。
  自己确实有够过分的,女友一个让步,我就得陇望蜀了。
  起先只是掀起一角露出一个乳房,接着便发展到将衣服掀的更高了些,两只乳房都跳了出来,之后色胆再起,我差点想将女友的上衣直接脱掉,虽然这个让步女友没给,但衣服仍给我掀到了锁骨处,已经几乎是全脱光了。
  不要忘了,我们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幸亏女友的位置是在角落才没被注意到,保持这种高度暴露的状态却一直没被发现,这大概让女友也放松了警惕,身子便任由我胡闹。
  右手扶着鼠标,双眼跟没事人似地还在看着屏幕,下面左手虽然心不在焉却还是机械式的给我套弄着。
  就在这时,楼下小吃店的伙计上来宣传夜宵,正好走到我们所在的格子间旁边。
  虽然伙计很有职业素养地没有停留,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一定看到了女友的半截天体秀。
  这让我兴奋了起来,女友也察觉到了我的反应,低头小声对我说:「怎么突然下好像更硬了?」
  可恨当时经验少,我居然老老实实地说:「刚才那个卖夜宵的人看到了诶。
  」
  女友本来只是两腮绯红,这下突然红到了脖子,手立马从我裤子里收了回来,把衣服飞速拉下,又羞又气:「你就那么喜欢我被人看到啊?」其实当时我以为女友自己也很享受这感觉,加上一直得到女友的顺从,胆子也大了,结果却忘了女人最喜欢的矜持力量更大。
  事后费了我老大一番功夫才得到了原谅,当然自此一宿没法再做什么过分的事,最多也只能隔着衣服享受了。
  矜持实在是很奇妙的东西,尤其是发情的矜持女人。
  原本我只是这样猜想,当女友在日记里告诉我(好吧不是告诉我)自己也感觉到刺激,但是却非常害羞无法容忍继续这样的刺激时,我越发爱上了我女友的矜持。
  无论是攻破矜持的过程,还是逐渐放下矜持的变化,又或者是在矜持被彻底打破之后的放荡。
  如果没有矜持,一定不会这么有意思。
  之后几次都是在包厢,一旦在室内独处了就了解到什么叫干柴烈火。
  小网吧的包厢终究是太小太简陋,但至少给女友一种安全的错觉。
  女友第一次将肉体完全展现在我的眼前正是在这样的小包厢里,几平米的空间甚至无法让女友好好伸展,但是仅仅身体接触已经让我觉得很兴奋了。
  女友似乎已经放心的交给了我,也不再装作上网的样子,开始近距离的观察我的身体。
  我学着A片里的样子,跨坐在女友身上,抓着用女友的胸部夹住自己的鸡巴.
  女友就这样给我做着绝不专业的「被乳交」,尽管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舒服,但仍然让我畅快地射了出来,一直落到了女友的脸上,第一次颜射也在同一间小包厢里完成了。


  不过一次意外发生,导致后来女友再也不肯让我在包厢里对她做过分的事情了。
  因为那时还只是学生,钱本来就不够花,一开始也只是每周末都会去一次宾馆浪漫一天。
  但年轻人精力那么充沛,肯定受不了一周只做一次咯,有时候欲火上来了,不管白天晚上一有时间我便会带着女友去网吧包厢,当然是在包厢里做些上网以外的事情了。
  我最喜欢每次女友半推半就的样子,不干脆的拒绝总是让人更有侵犯的冲动.
  那一次其实是可以避免的,在我关包厢门的时候已经发觉门锁坏了,完全关不上。
  但这间网吧不是第一次来了,这个包厢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虽说是下午,我还是抱着侥幸心理不去管它——其实我还期望有人能不小心闯进来呢。
  在我顺利把女友牛仔裤脱下来,开始隔着纱质小内裤挑逗小豆子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女孩子打闹的声音,应该是附近中学的学生。
  箭在弦上了我更不会搭理外面的情况,按照原计划脱下小内裤,然后让女友坐在我身上插入进去。
  那一次女友似乎特别的湿,但就连日记里都没有写到为什么,难道是我当时隐隐的期待心情也被女友感应到了?用这样女上男下的坐姿抽插了几分钟,女友的衣服已经被我脱光撂在了一边,我感觉到女友的小穴越来越紧,像是在不断吸吮着我的阴茎似的。
  就在这紧要当口,门突然被个小姑娘推了开来。
  女友本能的把头埋在我肩上,腰肢还在不受控制似地扭动着。
  我扭头正好对上那小姑娘的眼神,她绝对是呆住了,眼神越过我正看着女友和我的身体结合处。
  这就真是「说时迟那时快」了,小姑娘看了不过六七秒左右,之后我便伸长手把门带上了(可以想象到那包厢有多小吧)。
  尽管中途有人打扰,不过我们都已经到了停不下来的地步了,我和女友都不约而同加快了动作,没多久,我把一管热精尽数洒入女友体内。
  多亏了那六七秒,真的是爽的一塌糊涂。
  爽归爽,代价也很大,之后就像我之前说的,包厢从泻火圣地变成了失乐禁地,真不知道是赚到了还是亏大了。
  从此以后,每个周末我们就开始进驻宾馆了。
  小城里各式各样的宾馆几乎都去遍了,低档中档高档都尝了一圈,最常去的一家是民居改的旅馆,环境其实不错,价格也很便宜,就连当时我这样的学生也绝对承受得起,最中意的可以说就是这家了。
  这家旅馆有两间最便宜的房,本身是一个较大的厅,被用隔板隔开成了两间.
  本身就只是给人休息而已,谈不上隔音效果,基本是隔壁有一点什么动静就能听到,仿佛隔板根本不存在一样。
  这样的房间大家都知道乐趣在哪里了。
  我其实很喜欢那种感觉,不过女友很讨厌这两间房,隔音效果差是一点,光线几乎没有,必须开灯也挺让人不舒服的。
  但因为价格便宜,所以每次女友反对的话,我就会说:「反正我们两人也是睡一张床,不要那么奢侈啦~」
  不但不要太奢侈,还要于人方便呢。
  这两间姊妹房和另一间双人房相差也不过几十块钱,我当然也喜欢环境好些的,但是只要发现某一间有人住,我就会毫不犹豫地点隔壁的一间。
  那一晚我必定十分勤力,而且总会诱导女友要让她大声一点叫出来。
  某一次赶巧,隔壁住的同是学校内的一双情侣,夜里不知怎的竟然达成默契,女友那次想必也觉得有趣,不再做太多压抑,一下子两边淫声浪语此起彼伏。
  不过这事情女友却没有记下来,那一天的日记只是平平常常一页而已。
  最有意思的是,第二天退房时,正好又碰上那一对出门。
  两个男人心照不宣暗自窃笑,我女友像是刚刚才发现隔壁有人,脸红得很,倒是对方的女友很大方,满脸笑意看着女友。
  不过大家并不相识,当时我也没有想过其他更复杂的发展,彼此萍水相逢,一笑也就过去了。
  周末宾馆一日游真是没什么好说的,相信学生生涯大部分都是这样,大同小异而已。
  不过女友的日记里倒有大爆料,剧情和近来的一条新闻如出一辙。
  相信诸公都知道那条进错房间被偷奸的新闻了,如果女友当日选择报警,想必那条新闻早几年就出现了。
  那时候已经是秋初,我和女友已经交往了快半年。


  那次周末天有点转凉,我们去到了一家老式招待所,所有住房都没有独立的卫生间,每层楼只有走廊尽头一个大卫生间,不分男女,就是一排木门遮住的蹲坑,打自来水也是在那个大卫生间里,不方便到了极点。
  据说这里以前是个宿舍,后来改成了招待所,再后来就一成不变,像是跟时代脱节了。
  就连房间里的摆设都像是九十年代初期,用的还是蒙了灰的白炽灯,灯光昏暗得很,床头柜一脚短了一截,上面放着的搪瓷水杯上还写着红字——某某年优秀什么什么。
  这么怀旧的招待所我觉得已经很难找到了,也不知道现在是改建装修了还是拆掉了。
  当晚我们就睡在其中一间房,床的质量很成问题,只是睡上去就开始吱吱歪歪响了。
  女友因此拒绝了我求欢的要求,我也不在意。
  一来已经不是刚开始的冲动阶段了,二来今天确实很累,又是爬山又是逛街,早就发困了。
  那一宿我睡得很沉,一醒来已经是七点多钟了,身边却不见女友。
  我正奇怪,便拨起了女友手机,等待音响了两声却被挂掉了。
  我起身穿好衣服下床,刚走出门没两步,就看见女友从隔壁房间走了出来。
  她看见我也是一愣,没等我开口:「昨天晚上上厕所回来走错了,结果起床才发现。」
  我没有多问,只是哦了一声。
  那天后来女友像是受不了我的淡定,反倒问起我来:「早上你都不觉得奇怪的啊?」
  我明知故问:「奇怪什么?」
  「那个…房间里有没有人啊…」
  「我相信你啊,」
  我很随意的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问那么多又没有好处,干嘛要怀疑那么多呢?」
  女友更加觉得对不起我,小声说:「其实房间里有个人,我以为是你,所以才搞错的…」
  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后来早上起来,我吓了一跳,然后你打电话给我,我怕吵醒那个人,就赶紧挂断了,然后就悄悄出来了。」女友说完后似乎还有些紧张,看见我微笑着说她笨,才慢慢释然。
  我当时心里其实还觉得有点可惜,这么好的机会怎么没有发生些什么。
  直到今天看见这一天的日记,才明白原来秘密是人人都有的。
  女友睡觉有个习惯,总是会半夜爬起来上个厕所。
  那晚女友起床后,我却睡得很沉,没有像平时一样醒来陪她去,于是便自己拿上手机套上衣服去了厕所。
  回来时就如女友那天所说,摸错了门进到隔壁。
  房间里也确实睡着个人,女友也真的以为是我,就安心脱了外套和裤子在他身边睡着了。
  然而那人并没有女友暗示的「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女友上床之后他已经发觉了,却一直闷不做声。
  睡梦中女友感到自己被轻轻推了一下,半梦半醒间她习惯性地朝「我」的方向转过来,一只脚先搭了过去。
  每次睡觉时,女友总是喜欢这样抱着我,一只脚高高搭在我腿上,阴户就贴在我的大腿。
  我便会配合着大腿往上用些力,轻轻挤压着女友下体,这样磨蹭不一会儿功夫女友便会湿润了。
  可以想象这样的姿势对于一个陌生男人来说是何等诱惑。
  那男人不知道我和女友间的默契,被这么一搭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还愣了一会,女友这时倒自己扭了起来,下身就直接蹭着男人的大腿摩擦起来,嘴里还梦呓似地叫着:「贡…」
  男人这时有点明白,胆子也大了起来,开始动手伸进女友衣服里,起先还是小心翼翼的触摸,后来便成了大力搓揉了。
  女友这时也有些发情,下身贴的更近,爱液将小内裤都染湿了。
  男人无疑也感觉到了,再也忍不住,动手脱起女友的内裤来。
  往日我们亲热时,都是兴起了就开始。
  彼此有了默契,也不用说些什么。
  也许正因如此,女友对这个闷不吭声的男人毫不起疑,任由他将自己剥到一丝不挂,跟配合着让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就这样顺利又自然地完成了第一次偷奸。
  房间里只听得到粗气声和床摇动的吱吱声,还有女友时而忍不住发出的娇吟.
  直到这里都可称得上是在所难免了。
  而令我未想到的是女友日记中记录的后文。
  调情时不说话无妨,做爱时我却常会说一些话来挑逗女友。
  这次一点声音没有已经很奇怪了,女友感觉身上的男人抽插越来越快,自己也慢慢要到快感巅峰,忍不住将男人抱得更紧,还不忘避孕提醒:「不要…不要射在里…啊…里面啊…」


  那人哪会管这么多,只顾着埋头干活,忽然一声闷哼,一泄如注。
  女友感觉不对,连忙伸手拉亮了床头灯:「你怎么这样啊?」不拉不要紧,一拉吓一跳。
  眼前这个男人哪里是自己男友?完全是另一副陌生样貌,只是身材比较像一些。
  女友险些叫出声来,却被男人用嘴一口封住,更被他将舌头伸了进来。
  想要挣扎,男人的鸡巴可还在自己体内呢,这会儿受了些刺激又胀大起来,继续开始新一轮的活塞运动。
  女友本身就有些敏感,更受不了这样直接的攻势。
  身体虽然已经被攻陷了,头脑还是有些清醒的,仍在不停问:「你…啊…你是谁…啊…你不要…你停啊…」
  男人听她这样说,动作反而更加剧烈,女友已经完全软了下来,已经不能好好说清一句完整的句子,只有无意义的浪叫。
  这样猛烈的抽插持续了三分多钟,男人突然低声说:「我要射了。」女友试图推开他,反倒被他抱得更紧,这一次仍是不能幸免,一炮精子一滴不漏的射了进去。
  男人还想继续,但这次鸡巴已经彻底软了下来,只靠着小穴紧缩才没有滑出来。
  女友尚在休息,男人又压到她身上,鸡巴软趴趴的硬塞在小穴里:「舒服吧?」
  女友白了他一眼:「快下来,我要回去。」
  男人下身用力顶了两下:「现在是你夹着我不放啊。」女友脸一红,阴道又无法自控的抽搐了几下,男人嘴上笑得更开了:「看吧,又来了。」
  说完干脆直接双手抱住女友,「别走了,你自己进来的,也是缘分,做都做了,无所谓多做几次。」
  说话间,男人的阴茎竟然又硬了起来。
  女友的矜持到这一刻维护与不维护都没有什么区别了,但仍是说了一句:「那轻一点…我男朋友就在隔壁…」
  就在我沉入梦乡时,一墙之隔的地方我的宝贝女友正趴在床上将屁股高高撅起,被人从身后不断插入。
  此时的女友已经被干开,只是仍有些担心我会突然醒来。
  男人也已经完全放下心来,不再像刚开始一样小心翼翼,转而开始肆意凌辱女友。
  对于他来说,女友绝对称得上是天上掉下来的林妹妹,更重要的是,这个林妹妹可以随便干!和前两次相比,这一次的性交完全称得上狂风暴雨。
  男人因为已经射过两次,这一次格外的能干,从躺着到坐着,再到趴着,乃至从床上到床下,扶着床头柜,最后更是将女友压在窗台上。
  幸好城市小夜生活不丰富,否则这种地段必然要被人看个精光。
  女友起初也害怕被人看见,」
  你…啊……你不要…啊…不要太过分啊…
  「」
  打开窗户来多凉快啊!「男人将女友一条腿抬起,只让她单脚立地,插得愈加用力,」
  而且被人看到也是缘分啊,你进错房间可以被干,被看到也可以啊,看到谁叫他过来一起嘛!「」
  你好…啊…好坏啊…你一个人…啊…我…我
  已经…受不了…再叫人来…啊…好舒服…啊
  「」
  再叫人来会怎样啊?看你很期待啊?」
  「会…会被干坏的啊…你…你们都这样坏…啊
  力气这么…啊…大…啊…「」
  那把你男朋友叫醒啊?他肯定会很轻的对吧!「」他…他才不…啊…不会…每次叫…啊
  他还更…啊…好舒服…再快一点…啊…「狂
  乱之后,女友开始慢慢清醒过来,拿起衣服想要回房间。男人一把拉住她:」你就这么回去?你闻闻自己身上。
  「确实,刚才的疯狂弄得全身大汗淋漓,还贴在窗台上弄得一身灰,下体更有一股怪怪的精液味道。女友急了,像是对着我撒娇一样:」那怎么办啊?「男人一笑,翻出一条毛巾来:」我带你去卫生间洗一下吧。
  「女友不疑有他,准备穿上衣服过去,却又被男人拦住:」你衣服脏了回去不一样不好交代,反正现在没人,就这么去呗。
  「女友一愣,想想他说的也对,于是一咬牙说:」那你先出去,帮我看一下,我再出去。
  「男人拉住女友的手:」
  只要你不大声叫就行。
  「说着便直接拉着女友走出了房门。此时应该已经到了凌晨四点左右,天快要破晓。两个赤条条的人在昏黄的灯光下迅速窜进卫生间内。女友发现确实没有人,安心的用水擦拭着身子。男人却不老实,在女友身后不断把玩着女友的胸部.女友擦洗得差不多了,正要叫男人一起走,却又被男人强行搂着亲吻。男人的另一只手更直接探进了女友刚洗干净的小穴里。女友摆脱了男人的亲吻:「你干嘛?放我回去!」


  「少来了,」
  男人的手指继续抠弄着,「我才没那么傻,何况你下面都还没洗干净呢,哥哥来帮你再洗一下。」
  尽管细节部分是我看着日记想象的,但女友确切无疑的写了那男人一晚上干了四次。
  并不是不能想象,毕竟刚和女友在一起时我也被她的肉体深深迷住,一晚上彻夜未眠都在勤恳运动。
  而女友带来的新鲜感、天降淫娃的惊喜感觉,男人再干她多几次也不奇怪了.
  卫生间里,女友再次半推半就的给干上了。
  她被男人抱了起来坐在水池上,男人站着从正面插入她的小穴。
  这体位使女友无法自控的用双脚紧紧夹住男人的腰部。
  男人趁机将她抱了起来,阴茎一下子插得更加深入了,女友忍不住叫了出来.
  男人这次似乎是彻底大了胆子,任由女友大声淫叫,就这么抱着边走边干,每走一步仿佛就更深了一点。
  尽管卫生间离他的房间不远,但这短短几米路程仍旧给了女友莫大的刺激,以至于她都在自己日记里不顾矜持地形容自己「真的好淫荡」。
  进到房间里,两人门也没有关就滚到床上继续奋战。
  男人刚才的举动已经让女友彻底疯狂了,两人开始用女上男下的姿势相干,女友更是眼神迷离地不断扭动着腰肢。
  淫液止不住似地不断喷出,床单又给湿了一大片。
  这一次女友彻底累趴了,如果不是我一个电话,也许还光着屁股趴在床上熟睡。
  被铃声惊醒时,她才发觉昨晚连门都没有关上,那男人也赤身裸体躺在自己身边。
  女友赶紧按掉了我的电话,迅速穿上衣服,还不忘用毯子将男人盖住,这才急急忙忙走出房间,正遇上出门的我。
  以上情节我加工了不少,不过女友本身记录的虽然简单,但看着也很是让人兴奋。
  不久前看到那条走错房间的新闻,我还特意叫女友来一起看,故意又问她:
  「那个人真的一直睡着那么老实啊?」
  女友脸上一红,但很快明白我的意思,掐了我一下:「不是啊,他其实跟这个人一样偷偷强奸了我啊,你满意了吧?」
  我心想:当然满意啦,如果你能像日记上那么老实我就更满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