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强暴省厅女警官

作者:admin人气:303来源:




  杨清越疯狂地挣扎着。

  身为一个武艺高强的女刑警队长,居然被一个歹徒如此残忍地强奸,给她带来了无比的羞耻。

  可是一个被捆绑的女刑警队长又怎么会是兽性大发的歹徒的对手。

  下身的剧痛使得她全身的神经都抽紧了,这完全是没有性欲所带来的。贞洁的女刑警队长当然不会在歹徒的凌辱下产生性欲,那就只有忍受痛苦。

  “啊!啊!”

  随着头目的感叹,精液射入了杨清越的体内。女刑警队长惨叫着。

  随后,另一个歹徒上前,接替下了头目,继续新的强奸。

  头目一挥手,道:“通知老大,我们抓住了XX市的刑警大队长,现在正在拷问她。请求新的指示。”

  “是!”一个歹徒走出了房间。

  “你们四个到外面去巡视一下,也许这里已经不怎么安全了,有情况立刻回报。”

  于是,又有四个人颇不情?地走了出去。

  随后,他转向了正在被强奸的女刑警队长,道:“杨小姐,被强奸的滋味怎么样?”

  在痛苦和羞耻的呻吟声中,刚强的杨清越勉强地骂着:“啊!……你们这群畜生!啊!”

  头目道:“其实,你只要说出怎么知道我们到这里的消息,我马上就会放了你。”

  “啊!你不用枉费心机了。啊!……”

  强奸继续进行着,歹徒们一个个地轮着上,杨清越在一次次的奸淫中挣扎、呻吟。

  到第五个人结束的时候,女刑警队长猛地用力挣扎,使得按住她身体的两个歹徒也被她的挣扎所震开。她那俊美的裸体翻滚着,但是由于双脚是被绑住的,所以始终只能被固定在桌子上。

  头目冷笑着说道:“杨小姐,你反抗是没有用的。从你被捆绑起来的那一刻起,你就该认命了。既然你不?意招供,那就只有放弃自己的身体。”

  年轻的女刑警队长刚毅地看着头目,由于羞耻和愤怒,她的裸体微微地颤抖着,道:“你们这些畜生,一定不得好死。”

  就在这时,那个去联络的歹徒回来,道:“老大说他马上就带人来,然后商量下一步的行动。此外,他要我们小心从事。既然警方已经知道了这个地方,很可能不安全。”

  头目道:“那为什么不干脆撤离此地?”

  “老大认为既然这里不安全,那就很可能所有的落脚点都不安全。因此要撤离一时也无处可去,所以要商量了之后再行动。此外,这里有个女俘虏,多少可以用作人质。”

  头目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去巡视的四个人回来了。

  头目眼前一亮,因为这四人还押着一个年轻的女子。

  这个女子五官端正,而最吸引人的是一双大眼睛,正闪烁着不屈的光芒。一头的短发显得略微有些凌乱。

  她上身白衬衫的衣襟已经被完全撕扯开来,里面的内衣是白色的紧身背心,和杨清越所穿的区别仅在于颜色和长度。这件背心稍长一些,下摆束在下身的裤子之内,所以没有裸露出身体。

  她穿着一条蓝色的五分牛仔裤,裤脚长度及到膝盖,裸露着雪白的小腿。她赤裸着雪白的双脚,穿着黑带的凉鞋。

  年轻女子的双手被绑在了身后,很显然是被强行擒住的。

  头目道:“怎么回事?”

  一个人回答:“我们发现这个女的在我们外面来回地走动,似乎在监视我们这里,所以怀疑是个条子,所以就抓得来了。”

  头目道:“你们怎么如此鲁莽?如果真的是女刑警,就凭你们四个,抓得住么?”

  四个人似乎感到有些冤枉:“但是这个女的身手还不错,我们一齐动手才把她给擒住。”

  头目道:“你们一定是因为我把你们打发出去,觉得没法享受那个女刑警队长,所以心有不甘,就头脑发热。”

  头目一把抓住杨清越的马尾辫,把她的头拉向了那个年轻女子,道:“这是不是你的同事?”

  两个女子相互直视,眼中都闪过了异样的光芒。

  此刻的杨清越的裸体上已经布满了汗水,雪白的肌肤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分外晶莹。两条被强行分开的玉腿之间,残留着白色的液体,很清楚地说明了遭受的强奸。

  女刑警队长没有回答。

  头目猛抽了杨清越一个耳光,道:“你说不说?”

  这时,那个年轻女子开口了:“我是省公安厅的。”

  “什么?”头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也是个女刑警?”

  年轻女子点了点头。

  歹徒们一阵骚动。

  “没想到,一天居然抓住了两个女刑警。”

  “这个长得也不赖。”

  “不过身手可不及杨队长。”

  头目转向了被俘的年轻女子,道:“你也是来调查我们的?”

  年轻女子又点了点头。

  头目彬彬有礼地道:“请问小姐尊姓大名?”

  年轻女子道:“我姓盛,盛剑华。”

  杨清越奇怪地道:“你为什么要告诉他们?你完全可以隐瞒你的身份。”

  俘虏盛剑华的一个歹徒道:“哈哈哈!这个女刑警可没有你刚强,知道我们酷刑的厉害,所以不吃眼前亏,就招了。”

  盛剑华灵秀的眼中射出了锐利的光芒,道:“我说得很清楚,只是想让你们死得瞑目。”

  就在这一刹那,本来被捆绑住的女警突然发动。

  她那被反剪的双手不知怎么挣脱了捆绑,先前将她擒住的四个男人大吃了一惊,刚想动手,只见眼前有微弱的银光闪烁。

  惨叫声中,四个男人倒在了地上,咽喉处一道殷红,已然致命。

  盛剑华的手中,拿着一把小刀。

  头目已经明白了,既然有这把小刀,所以就完全可以割断掉绑住她手腕的绳索。也正因为如此,她大胆地假装被擒,攻破了自己的据点。

  歹徒们一下子冲了上前,想要重演擒住女刑警队长的那一幕,但很快就退了下来,因为又有五个人横尸在地。

  看来这把小刀,远比杨清越的枪来得可怕。因为毕竟枪的子弹有限,而小刀却可以一再使用。

  想到了枪,头目立刻拿起了杨清越的手枪,指住了被捆绑的女刑警队长道:“你再动一动,我就杀了她。”

  盛剑华冷笑,冷艳的脸庞散发着傲气,说道:“是么?你以为我会受你的威胁?”

  头目道:“你只要一动,我手里的绝色美人,令歹徒们闻风丧胆的女刑警队长就此香消玉陨。”

  盛剑华道:“那我们就不妨赌一赌。”

  头目奇怪地问:“赌什么?”

  盛剑华道:“赌这把枪不能对任何人造成伤害。”

  话音一落,她身形闪动,两声惨呼,又有两个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头目的脸色彻底变了,道:“你怎么知道这把枪出了机械故障?”

  盛剑华淡淡地道:“我只知道这把枪没有伤害力,比如说,没有子弹之类。因为我认得这把枪是杨队长的,如果这把枪还有杀伤力的话,杨队长会被赤身裸体地捆绑着么?”

  杨清越道:“盛警官,不要和他们废话。”

  盛剑华点了点头,马上开始了攻击。立刻,男人们纷纷倒地。女警官出手很准,一击毙命。她武艺本来就很高强,再加上这锋利的小刀,简直无人能敌。

  歹徒们一个个被杀。最后盛剑华一拳打在头目的脑上,使他晕了过去。

  接着,盛剑华立刻上前,用小刀割断了捆绑女刑警队长的绳索。

  获得自由的杨清越立刻拿起她的马甲袋,穿上了外衣和鞋袜。

  遮掩住身体的女刑警队长看了看晕倒在地上的头目,不理解地问道:“盛小姐,为什么不把这个人也一起杀了?”

  盛剑华道:“留个活口,带回警察局,也许我们能够从中问到一些消息。”

  说完,她看了看自己,衬衫扣子都在被俘的时候被拉掉了,叹道:“这群畜生,把我的衬衫都撕破了。”

  “不错,对付这群色狼,不必客气。”

  杨清越受到了屈辱的轮番强奸,已经有些体力不支。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男人的声音:“老大来了。”

  “怎么没有人?”

  杨清越大吃了一惊,道:“不好,他们老大来了。我们怎么办?”

  毕竟被凌辱之后的女刑警队长还没有能够很快恢复,她听到过头目的谈话,在正常情况下,以她的机敏,应该知道威胁的存在,现在已经晚了。

  盛剑华道:“你还行不行?”

  杨清越道:“恐怕体力上受不了。”

  盛剑华道:“那我们先走。”

  就在这时,房门已经被推开了,可以看到,一大群歹徒走了进来。

  走在前面的歹徒看到了地上的尸体,道:“老大,出事了。”

  又有人看到了两个女警,道:“有两个女的,可能是警察。”

  盛剑华道:“快走。我断后。”

  女刑警队长立刻爬到窗口,跳了出去。盛剑华身形一动,银光闪烁,立刻有一名歹徒被杀。

  这时听到了一个很粗的声音:“别让她们跑了。”

  盛剑华知道对方人多,没有恋战,立刻爬上了窗口。

  就在她踩到了窗阶之上时,后面的歹徒们却拥到了。有些胆大的歹徒冲了上前,冲在前面的一个抱住了女警官的身体,向后猛拉。

  盛剑华立刻挥刀向后,但由于被歹徒贴了身,所以出手已经没办法伤到对方要害,只在歹徒的手臂上划了一刀。歹徒痛得大叫,但仗着力气上占了上风,把女警官拉了回来。两人一起倒下。

  盛剑华摔倒在了地上,但已经和那个将她拉回来的歹徒离开了恰到好处的距离,一刀就划破了对手的咽喉。

  歹徒惊呼:“她有刀。”

  几乎同时,倒在地上的盛剑华被人一脚踢中了腹部。

  由于对手是站着的,倒地的女警官当然够不到对方的要害,所以只能刺伤对方的腿。她快速地想要爬起,却被人趁机一脚踢中了右手腕。“叮”的一声,致命的武器落地。

  盛剑华知道不妙,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她奋力地搏斗着,打倒了七、八个歹徒。终于,寡不敌众,她被打倒在了地上,被歹徒们擒住了。

  她的衬衫被歹徒们剥掉,双手被粗暴地反剪到了身后,用绳索绑住,浑圆的脚踝上也被绑上了绳子。歹徒们将她的身体扳起,强迫她形成跪着的姿态。

  微微汗湿的紧身背心紧贴着身体,盛剑华裸露着雪白的肩头和陷入的乳沟的上沿,勾勒出乳房的曲线和乳蒂的位置。

  一个健壮的中年人走了上前,冷冷地扫视着四周。

  晕倒的头目已经被弄醒,看到了那个中年人,诚惶诚恐地道:“老大,我该死。”

  中年人的声音很粗:“混蛋,到底出了什么事?”

  头目道:“老大,这个女的是省公安厅的女警,叫盛剑华。她假装被我的几个手下擒住,进来之后痛下杀手,还救走了前面被擒住的女刑警队长。”

  中年人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人,一共被杀了二十一个,还有几个受了刀和拳脚的伤害。他走到盛剑华面前,将她凌乱的短发一把抓起,迫使她抬起头来,道:“这些人都是你伤的?”

  盛剑华冷艳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地道:“是又如何?”

  中年人道:“好!我告诉你,我就是他们的老大,他们都叫我周老大。这笔帐,我会要你一并偿还。”

  **********************************************************************

  这是一座郊外的仓库,从发黄的墙壁和到处都是的蛛网来看,显然已经废弃了几年了。

  周老大选择了这个地方作为新的基地。

  盛剑华还是和被擒的时候一样被绑着。她蜷曲着身子,倒在地上。一条绳索一头系住捆绑她手腕的绳子,另一头绕在一根柱子上。

  女俘虏的鞋子被除掉了,那双雪白的脚显得十分的性感。她的嘴角流淌着鲜血,显然被拷打过。

  盛剑华二十三岁,五年前正式进入Z省的公安厅工作,一直负责重大刑事案件。她身手不凡,头脑冷静,所以在办案过程中向来无往不利,这是她第一次失手被歹徒擒住。

  周老大当然也对消息的走漏十分不满,而这个被俘的女警正是可以拷问的对象。所以,盛剑华已经被拷打了二十分钟。

  她当然没有招供,但是,当对她用刑的歹徒趁机用手隔着背心捏她的胸尖的时候,冷艳的女警官第一次感到了作为一个女人的脆弱。

  她本来以为,一个武艺高强的女子应该可以对抗任何威胁。但是她被歹徒们擒住了。

  而且,此前她还看到了令她震撼的场景:武艺高强的女刑警队长杨清越被兽性大发的歹徒们剥光了衣服,绑了起来。她清晰地记得女刑警队长那美艳的裸体上的精液。

  虽然从前她也听说过杨清越被强奸的事,但是这次却是她亲眼所见。

  更糟糕的是,现在她也被擒住了,那么这些可怕的兽行会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呢?


  不过周老大似乎还不准备马上蹂躏盛剑华。

  盛剑华只是被不停地严刑拷打,虽然偶尔会被歹徒凌辱一下,但毕竟没有被剥光衣服。

  严刑拷打使她晕过去两次,随后又被人用冷水浇醒。令她感到羞耻的是,白色的背心湿透之后,几乎已经变成半透明的,使得男人们已经可以看到她胸尖的红色了。

  此刻,周老大正听着一个人的汇报。

  “老大,据我们的调查,这次除了Z省公安厅的盛剑华、XX市的刑警大队长杨清越以外,国际刑警处还有两个女警官也是行动的负责人。”

  周老大道:“又是女的?女的好。”

  “一个叫赵剑翎。”

  周老大皱了皱眉头,道:“这个名字好像很耳熟。”

  “据说她是国际刑警处最精英的警官。不过,这个小妞前不久被一个贩毒团伙擒住,还失了身。”

  周老大若有所悟,道:“那么还有一个呢?”

  “还有一个叫黄悦斐,好像是新到国际刑警处的。”

  周老大道:“那么老二准备怎么办?”

  “王二哥说,对方似乎对我们了如指掌,可能是我们里面有卧底。所以目前的情况十分危险。他决定先下手为强,先从那个被人强奸过的女国际刑警下手,最好能够知道对方信息的来源。”

  周老大道:“都计划好了么?”

  “已经完全计划好了。二哥打听到那个女国际刑警从上次警方对付竹林帮开始就到了XX市,最近一直留在这里办事,所以租了一处房子。二哥已经找到了房东,从那里拿到了钥匙。”

  周老大点了点头,道:“提醒老二,叫他小心,这些女警官武艺高强,都不是好惹的。”

  **********************************************************************

  XX市的市公安局。

  短短一个多小时,杨清越已经完全从被强奸得筋疲力尽中恢复了过来,刚毅的脸庞上充满了活力。她的办公室里另外坐着两个年轻的女子。

  这两个女子都扎着长长的马尾辫。其中一人身材娇小,一脸的秀气,肌肤白皙,正是国际刑警处的精英,警官赵剑翎。另一人身材修长,容色清秀,虽然不如赵剑翎这么冰肌玉骨,但也出落得十分白净,她是新近调到国际刑警处的女警官黄悦斐。

  杨清越道:“盛警官自从救了我之后,就音讯全无,很可能已经被歹徒们俘虏了。”

  赵剑翎道:“看来这群亡命之徒还真不好对付。”

  杨清越道:“他们的 人多势众。但这并不太麻烦,只要一旦掌握了切实的证据,了解他们的落脚点之后,就可以动用大量警力。”

  赵剑翎道:“但是现在,既没有切实的证据,而对方现有的几个据点又人去楼空……”

  杨清越道:“所以我们只能耐心等待。”

  黄悦斐忧心忡忡地道:“但是如果盛警官真的被他们俘虏了,那我们就必须尽快行动,否则她……”

  杨清越道:“但是经过这一次,他们一定严加戒备,卧底要给我们消息就更困难了。”

  赵剑翎道:“这样吧。看来我们还是必须联合行动。黄悦斐,过一会儿你先去查一查我们还能够获得什么消息。杨队长,你对这里比较熟,你想想办法,看看有什么人可以帮忙,晚上六点,在我的住处集合,考虑下一步行动。”

  黄悦斐问道:“那你干什么?”

  赵剑翎笑了,她的笑容十分灿烂:“我这几天睡眠不足,所以休息一下。”

  **********************************************************************

  赵剑翎打开了房门,觉得十分疲惫。

  两天前得知要接手这个跨国妇女拐卖团伙的案子,她就连夜研究了这个团伙在别处作案的情况。现在,她真的感到很累。

  她只有二十岁,但在国际刑警处,已有赫赫威名。她曾经成功地处理过许多大案子,已高强的武艺和机警的办案手段着称。

  然而,她也有过和杨清越一样的不愉快的经历。她曾经被歹徒擒住、捆绑,年轻的女警官被歹徒剥光衣服肆意凌辱,甚至遭到过强奸,而且那次被强奸的事件还被一些人所知晓,这是最令人感到羞耻的经历。

  这使得赵剑翎深切地体会了作为一个女刑警的危险和歹徒的狡诈残忍。

  女国际刑警穿着一套粉红色的薄衫。上身是粉红色的衬衫,微微敞开了V字领口,露出雪白的颈项。上衣是无袖的,但是肩部多了一些布料,正巧遮掩住了她的肩头。虽然遭受过很多凌辱,而且还被夺取了处女之身,但这都是被暴力所征服的。她本身是一个守身如玉的女子,平时不穿性感的衣服。

  不过女国际刑警并没有注意到,这件无袖的上衣在腋部的口开得很大,所以从那里可以看到她雪白的腋部,白色的半截背心胸衣,以及在松垮的胸衣之下时而显露出的一部分胸部肌肤。

  这使得埋伏在房间内的歹徒看得心神荡漾。一个贞洁的女子也有春光外泄的时候。

  赵剑翎的下身是粉红色的裙子,长及膝盖,脚上穿着浅黄色的短袜和黑色的凉鞋。

  女国际刑警并没有发现屋内的埋伏。此刻离晚上六点还有一个多小时,她脱下了凉鞋,换上了一双拖鞋,正准备上床休息。

  “上!”一个威严的男声响起,使得赵剑翎那松弛的神经立刻拉紧。

  女警官吃惊地看到,房间前后一下子窜出了近二十名歹徒,向她扑来。

  赵剑翎很少携带武器,所以她只能赤手空拳地和对手搏斗。

  她的格斗术十分高明,但是歹徒的数量实在太多。虽然不时地有人被打倒,但是这些被打倒的人很快又站起,加入了战斗。

  近二十名歹徒的攻击本来就十分难对付,更何况在搏斗中,拖鞋自然很快被踢掉,没有鞋子的脚是很难对人造成有效的伤害。

  女国际刑警躲闪着来自各个方面的攻击,不断地将一个个对手打倒,但是,本来就疲惫的她渐渐地有些体力不支了。

  坚持了五分钟之后,数量上的优势压倒了武艺高强的女警官,寡不敌众的赵剑翎被歹徒们打倒了。

  她那裸露的手臂被人粗暴地反剪到了身后。英勇的女警官被人用早就准备好的绳索绑了起来。

  领头的王老二坐了在一张桌子后面,悠闲地看着这一场捕获女国际刑警的战斗。现在,歹徒们押着赵剑翎,走到了桌子前。

  两个歹徒按住女警官的双肩,强迫她弯腰,将她不停挣扎的上身强行按向了桌子,王老二一把抓起赵剑翎的马尾辫,使得这个女俘虏被迫抬起那张清纯秀气的脸。

  由于被身体向下按着,松垮的半截背心胸衣已经向下垂荡,脱离了身体。所以从腋下的口子中,可以看到那从中显露出来的尖挺乳峰在挣扎之下微微颤抖。

  歹徒们欣赏着这个女警官,不停地议论着。

  “这个女警的身材还真不错。”

  “看不出,这么贞洁的女警官穿着衣服和胸衣,却还会被人看到胸部。”

  “这样看太吃力了,剥光了才好。”

  “瞧她那清纯的气质,看了还以为是处女呢!”

  赵剑翎羞愤难当,只能骂道:“畜生!”

  王老二淫笑道:“赵警官,我已经等了你很久了。我们来玩一个游戏。”

  赵剑翎道:“我不会屈服的。”

  王老二道:“现在你是我的俘虏,所以就只有让我来定游戏规则。不过你放心,既然是游戏,你也有赢的机会。”

  王老二一挥手,那些歹徒们立刻开始了行动。看来一切都是早就预谋好的。

  女国际刑警的被抬到了这张桌子上,她的颈项上被绕上了绳索,使得她被仰卧固定在桌子上,压住了被反绑的双手。两个歹徒将赵剑翎的袜子褪到了脚踝以下,用绳子绑住了她那浑圆的脚踝,将她的双腿拉向两边,使得女警官被绑成了一个“人”字。

  王老二道:“现在我告诉你游戏规则。在两种情况下,可以终止这个游戏。一是你能够赢。二是在任何时候,只要你说出消息是由谁提供的。只要游戏一终止,我马上放了你。”

  赵剑翎坚强地道:“我不知道消息是由谁提供的。”

  王老二淫笑道:“你不要把话说绝了,否则你会后悔的。”

  赵剑翎道:“畜生!不要痴心妄想了。”

  王老二的手中拿出了一片羽毛,道:“我就用这片羽毛来抚弄你的身体。当然,只抚弄那些暴露出来的地方,只要在五分钟内,不发出任何笑声或者呻吟,我就算你赢。否则,我就会剥掉你身上的一样遮掩,然后继续。顺序是左脚的袜子、右脚的袜子、上衣、裙子、胸衣和亵裤。你一丝不挂的时候,就是你输的时候。如果你输了,我们就会强奸你。当然,我的手下会用照相机拍下你的裸体镜头。”

  女警官愤怒无比,道:“你们这群畜生,竟然用这么下流的手段对付我。”

  王老二大笑,道:“真没有想到,一个被强奸过的女警官居然这么在乎自己的身体。真是很贞洁。”

  “畜生,你不得好死。”

  王老二道:“其实,我这样做已经给了你一线机会。那是看在你是个武艺高强的女警的份上。我们虽然是黑道中人,但是对于那些值得尊敬的敌人,特别是像你这样的敌人,还是多少有些佩服。”

  “不必假惺惺了。”

  王老二道:“那我们就开始游戏了。”

  他淫笑着,用羽毛在女警官白皙的肌肤上滑动着。从雪白的颈部开始,然后划到那微微敞开的V字领,然后又转向了她均匀的小腿。他始终注视着赵剑翎的脸部表情,但是只能看到一脸的刚毅。

  羽毛到了女国际刑警的手臂,然后突然指向了她的腋下。

  奇痒袭击之下,女警官咬紧了牙关,清秀的脸庞一阵扭曲,整个身体也挣扎了起来。王老二当然不会放过她,羽毛不停地在这个区域滑动着。

  “啊!”忍受不住的女国际刑警终于屈服。

  “你发出了声音。”

  王老二带着邪恶的笑容,剥掉了女警官左脚的袜子,使得她又发出了一声羞耻的呻吟。

  暴露在照相机镜头下的白皙的玉脚没有一丝瑕斑,王老二抚摸了一下之后,然后将羽毛触向了这刚裸露出来的天然艺术品。

  赵剑翎试图继续忍受脚掌底部带来的感觉,但是结果不能抵抗。

  “啊!”

  接着右脚也裸露了出来。现在王老二已经完全清楚了女国际刑警的弱点,只要在腋下、双脚的脚底中任意作出选择,赵剑翎就只有认命。

  很快,女警官又发出了呻吟声。

  王老二淫笑道:“很不幸,你必须暴露你的身体了。”

  “啊!”由于羞耻,女警只能挣扎和呻吟。

  两个歹徒抓住了赵剑翎的上衣,猛地一扯,随着钮扣崩掉,她的衣襟被扯了开来。兴奋的男人们将被扯开的衬衫撕成碎片,从那不停挣扎的俊美的身体上剥了下来。

  女警官的上身裸体,只剩下半截背心胸衣。圆润的肩头,平坦的腹部,纤细的腰身,微陷的乳沟,都被照相机所拍摄下来。松垮的胸衣贴在了她的身体上,勾勒出尖挺的乳峰曲线和胸尖的位置。

  王老二赞叹道:“很标致的身材。”

  “畜生!你太卑鄙了!”

  “其实你只要说出消息的来源,就可以立刻停止。甚至,我还可以把照相机也给您。”

  “休想!你这畜生!”

  邪恶的游戏继续,女国际刑警再次失败。

  王老二解下了赵剑翎的腰带,将她的裙子撕破,然后剥去。

  此刻的女警官已近乎于全裸。她的下身只剩下窄小的亵裤。两条修长匀称的大腿落入了王老二的手中。男人肆意地玩弄着充满弹性的白皙的大腿,使得女警官挣扎着裸体,发出羞耻的呻吟声。

  当赵剑翎再次失败的时候,她已经完全绝望。

  “啊!”

  王老二剥光了她的胸衣,使得女警官那贲起的胸肌完全呈现在了男人们的眼前。尖挺的乳峰随着身体的挣扎而微微颤抖,两晕雪白的馒丘加上两点红色的胸尖,显得美丽无比。

  王老二决定在完全获胜之前先享受一下女国际刑警身体上最美丽的部位。

  他淫笑着,双手开始在赵剑翎精致的乳峰上滑动。

  “啊!啊!”

  女警官颤抖着身体,羞耻地呻吟着。柔软而充满弹性的胸部肌肤被肆意地抓捏,红色的乳蒂在用力的掐弄下带来了尖锐的刺痛。

  “啊!住手!啊!”

  这色情的一幕当然被照相机所拍摄下来。

  直到女国际刑警白玉般的裸体上布满了晶莹的汗珠,王老二才停止了凌辱。

  游戏继续,赵剑翎被彻底击败了。

  女警官被完全剥光,男人们一拥而上,开始挑逗这个坚强的女子身上最敏感的部位。

  他们疯狂地捏着赵剑翎的胸尖,掐着她的阴部,使得武艺高强的女警官在捆绑之下不停地挣扎着,羞耻地呻吟。

  王老二虽然也被这俊美绝伦的身体所吸引,但他还是知道最关键的是拷问出消息的来源:“赵小姐,虽然游戏结束了,但是你如果招供的话,前面的承诺我还是可以兑现。”

  王老二本来以为一个被人强奸过的女警官是很容易陷入性欲之中的,但是他失算了。女国际刑警的坚强和刚毅超出了他的想像之外。在这可怕的凌辱和蹂躏之下,赵剑翎的阴部居然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干燥。

  盛怒之下,王老二不顾女警官没有任何性欲,强行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剧烈的疼痛和极度的羞耻之下,赵剑翎发出了撕裂般的呻吟。

  生殖器在女国际刑警的体内野蛮地抽插着。猛烈地晃动着的身体只能给歹徒带来更多的兴奋。武艺高强的女警官被毫不留情地强奸了。